北京晚报“背街小巷随手拍”专题报道

北京蒲黄榆这条路被称“小街野市”:又吵又乱又危险 居民家长胆战心惊

2018年5月7日讯,一条宽不到五六米,长不足200米的小街上,几十个小摊又吵又乱,且把混行在一起的行人、机动车、电动车、自行车挤压在路中间不足3米的缝隙里。这个被当地居民称为“小街野市”的路边摊市。?埂岸伦拧弊拍媳绷酵返牧剿?锥?昂鸵凰?⊙,居民和家长们的担忧就在所难免了。

昨天上午,顺着玉蜓桥西南角的一条小路向西走几百米,就看到了蒲黄榆第一小学。就是从小学校门前开始,也进入了一个街边市场。

卖菜的、卖小商品的、倒弄古玩的,还有镶牙、钉鞋掌的……三四十个小摊与路边糊乱停放的车辆满满当当的挤在了一起,不宽的小街只剩一条缝隙,可容一辆轿车通过。

“开车还没走着快,前拥后堵,按喇叭都没用。”一位居民正说着,一辆被电动车和行人裹着的白色轿车慢慢地开过来。20多米长的三叉路口,三四分钟才蹭过去。而坐着轮椅的老人,推着儿童车的阿姨,只好左躲右闪地在乱哄哄的小街上穿行到附近的小公园和幼儿园里。

“校门两侧各50米内禁止摆摊设点、停放车辆”,在蒲黄榆四里11号楼西面的街边,立着的这一块告示牌格外醒目。可小街南侧的东铁营第二幼儿园、北侧的蒲黄榆第一幼儿园和第一小学校门附近都有小摊。

此外,一处应急避难场所西门外的通道也被一辆小面包堵住了一半。

“附近这么多居民楼,这么乱停车堵着路,到用避难场所的时候老百姓还不得被堵在这避难所外?”一位居民质疑道。

“这儿没人管,刮蹭都是双方商量解决。别说行人和车了,我们打扫卫生时,一不小心都能碰到人,这活儿还怎么干?”正在清扫小街的师傅告诉记者,两年前他调到这儿时,这个野市就扎在这里了。

“这可不仅是‘野市’,还是‘城中野市”。一位阿姨报怨道:太吵了,老人和孩子休息不好。小摊堵着路,出行诸多不便。

“曾有小学生穿过小街时,被市场里乱扔酒瓶子的醉鬼把头都砸破了。所以,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,穿过‘小街野市’,就像是在过关,提心吊胆的。”家住蒲黄榆五巷的江先生透露,他们向相关部门反映过,但也没能解决。现在学校为了学生安全,在校门前加装了隔离带,可这只能保几十米。希望能取缔这个堵心的野市,那样我们才能放心。

点评

200米小街,一望可及。本应是社区生活的安全通道,却变成了“小街野市”,不但堵在居民楼前,堵着学校、幼儿园和应急避难所,更堵在了老百姓的心里。

学校门前因此加了隔离带,依然减轻不了家长的担忧。

让小街安静下来,安宁下去,才能让孩子们安心上学,让老人踏实上路。

小街野市确实不好整治,但再难也得想想办法了。

 

来源:北京晚报 记者 龙露 文并摄

线索提供

邮箱:bwchengshi
@126.com